诚实守信:周国允

         周国允,河南滑县高平镇人,1964年7月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,共产党员,本科文化。现任北京市新世纪优秀青年突击队标杆队队长,河南华都建设发展集团董事长。

  1984年,周国允高考落榜后到北京打工。他不甘人后,勤奋工作,以坚强的意志,靠诚信创业,逐步在北京建筑行业站稳了脚跟、闯出了名声。

  1999年10月,北京首届高科技产业展览周开幕在即,但展棚搭建出了问题,相关部门请求北京市建委推荐一支全北京最过硬的建筑队伍,1小时内组织150名架子工赶到农展馆,连夜施工。接到任务后,周国允很快从分散在京城各处的工地中选定一批精兵强将,150名工人分乘30多辆出租车不到一个小时全部到达工地!凌晨两点,展棚完工。最后一算账,大半工钱都付了打车费。钱没挣到,但善打硬仗的河南周国允却名声大振。

  在北京,周国允的队伍有干不完的活。熟悉他的人常说:“把工程交给周国允,我们放心!” 非典时期的周国允和他的施工队,更是无愧为建筑界“铁军”这一光荣称谓。那年的4月19日晚,北京市紧急决定扩建海淀温泉胸科医院,艰巨而又紧迫的任务下达到能打硬仗的周国允青年突击队。那是北京疫情最为严重的时刻,但 周国允和他的队员们没有一个临阵逃脱,他们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。医院的新旧污水管开始连接时,周国允带领队员们跳下管道模坑用铁锹开挖,当需要人来连接污水管时,周国允挺身而出,招呼工人们一起细心地操作着,大家知道,稍有不慎,漏出的污水就可能将病传染给自己。近旁的医护人员不少都感动地流下了热泪。

  搞建筑,工程款、劳务费拖欠比较严重。周国允公司在京十几年来,也曾多次出现过甲方资金不到位,工程款、劳务费不能按时兑付的情况。但每到发工资困难的时候,为了不拖欠工人的血汗钱,周国允常常把自己的房子和车做抵押去贷款,然后再通过正常渠道来解决问题,从没有出现一起拖欠民工工资和由此引发的上访、闹事、恶性讨债之类的事情。

  周国允经常说:“我们把信誉看得比生命还重要”。他坚持说到必须做到、要做就做最好,钱财可以不要、诚信永不可失的原则,以质量求生存,凭信誉拓市场,使“周国允”这三个字不仅仅代表了一个名字,更成为一个在京城打得赢、叫得响的信誉品牌。他带领的施工队从亚运建设时的预备队,发展成为奥运建设的主力军,首都机场新航站楼、国家大剧院、国家体育场“鸟巢”……一个个重点工程的工地上都洒下了他们的汗水。周国允也从20多年前刚踏入建筑业的河南农村小伙子,成长为统领6000多名建筑工人的企业家。他带领员工先后参与完成了160多项工程的建设任务,建筑面积450多万平方米,合格率达100%。其中,3项荣获建筑业最高奖“鲁班奖”,1项被评为“国优工程”。

  周国允先后荣获“全国十大杰出外来务工青年”、“全国劳动模范”、“全国优秀党务工作者”等荣誉称号。

 

孝老爱亲:谢延信

        谢延信,男,1952年10月出生,河南焦作煤业(集团)鑫珠春工业有限责任公司机电科工人。

  1973年,滑县小伙刘延信与同村姑娘谢兰娥喜结良缘,婚后幸福美满。然而,天有不测风云,第二年7月,产下女儿仅40天的谢兰娥因病撒手人寰,临终前一遍遍嘱咐丈夫要好好照顾自己的爹妈和智障兄弟。望着痛不欲生的两位老人,想着爱妻临终时的嘱托,善良的延信“扑通”一声跪在两位老人面前:“爹、娘,兰娥不在了,俺就是您的亲儿子,你们有病俺伺候,百年以后俺送终!”

  男儿膝下有黄金。有谁曾想,当年这一跪,跪出了33年的真情与责任,跪出了33年的忠贞与孝心,跪出了一个大孝至爱、感天动地的谢延信(刘延信后改姓为谢)。

  屋漏偏逢连阴雨,1979年岳父患重度脑中风,再也没有站起来。一老,一瘫,一傻,一幼,家庭的重担全部压在了谢延信的肩上。他狠心将不到5岁的女儿送到父母身边。

  俗话说,久病床前无孝子。但是在岳父瘫卧的18年里,谢延信将孝心尽到极致,将爱融入生活的点点滴滴。岳父大便干结,他用手往外抠;岳父喜欢听豫剧,他省吃俭用买了一部收音机;岳父喜欢听武侠小说,他借书读给老人听。他为老人读过的武侠小说累计不下百部。他帮老人按摩、翻身、擦洗、活动,老人心情不好骂他,他一笑了之,从不计较。岳父患病18年,临终时身上没有一处褥疮,连医生都说是一个奇迹。岳母体弱多病,谢延信想方设法为老人买滋补品补养身体。老人头疼脑热的,他就守在病床前喂水喂饭、端屎端尿。内弟先天呆傻,经常外出后不知道回家,谢延信总是满大街找。有时内弟解大便弄得满身屎,谢延信就哄着他换洗衣服,从不厌烦。尽管傻,但你问谁对他最亲、最好,他会低着头说:“亮(谢延信小名)哥。”

  为了省下钱给老人治病、补充营养,谢延信直到患脑出血住院前,没有为自己看病花过一分钱。从岳父患病到去世,18年他没舍得给自己买过一个苹果、一个西瓜。4元钱一双的塑料凉鞋,他补了又补,一穿就是6年。一件衬衣白天穿脏了晚上洗洗,第二天再穿,整整穿了10年。

  妻子去世后,为了照顾这个家,谢延信一直没有续娶。通情达理的岳母既欣慰又愧疚,就一次次劝他走,劝不动就骂,边骂边往外赶。每逢此时,谢延信就会含着眼泪问岳母:“娘,您要是嫌我在家是个累赘我就走,要是怕我娶不上媳妇往外赶,打死我也不走。”岳母听后,抱着女儿的遗像痛哭失声。上天不负有情人。谢延信的善良和真情最终打动了一位善良的农家女--谢粉香,心甘情愿走到了他的身边,并与他一同擎起这个艰难的家。

  谢延信不是钢,不是铁,他老了,他病倒了,但他的意志没有垮、孝心没有变、责任没有失、良心没有丢。他隐藏起最沉重的哀愁,担负起让希望生生不息永不灭绝的重任。内心宽广博爱,才会拥有如此坚强的力量。

  2007年,谢延信被“全国五一劳动奖章”,并当选“感动中国的矿工十大杰出人物”。

 

孝老爱亲:吴新芬

        吴新芬,女,汉族,1975年2月出生,中共党员,河南省禹州市教育局干部。

  凭着对军人最真挚的爱,吴新芬大学毕业后,毅然主动承担起照顾着失去双臂、生活不能自理的伤残军人丈夫王俊景的重担,“俩人共用一双手”,9年如一日,成为军民交口称赞的“好军嫂”。

  1995年4月,一个偶然的机会,吴新芬结识了在西藏某部服役的王俊景,并建立了兄妹般的情谊。1997年,王俊景在为了藏族群众的生命财产抢修驻地高压电线时因公致残。半年后,当吴新芬得知这一消息,立即赶到了王俊景治疗的医院。当她看到失去双臂、左腿严重致残、浑身被纱布包裹得只露出两只眼睛的王俊景时,她毅然选择了留下:“即使你有1000个让我离开的理由,我也会找出1001个理由留下照顾你,因为你是为群众和战友的利益而负伤的!”

  照顾残疾病人是一项既苦又累的活,何况吴新芬当时还是一个20多岁的未婚姑娘。由于王俊景伤势严重,加上长期卧床不能动弹,肚子经常胀得难受。一天上午,吴新芬见他难受的东张西望,猜想他是想解大便了,于是急忙把便盆塞到他的屁股下面。可他怎么也解不出来,吴新芬红着脸在他的肛门处抹上清油,可依然无济于事。无奈之下,吴新芬开始用手指帮他抠,每抠出一粒大便,肠内的胀气就随着大便往外涌,在抠出10多粒既黑又硬的大便后,王俊景才顺利地排出了大便。

  医生曾对王俊景下了“在床上度过余生”的结论,可吴新芬不愿相信,她暗下决心,一定要让王俊景重新站起来。每天晚饭后,她就抱着王俊景的腰练站立,有时候就跪在地上扶着他的左脚练。为了增强王俊景的肌肉力量,她还照着书本学会了按摩技术,坚持每天给他做腿部按摩。在吴新芬的精心照护下,1998年6月,王俊景终于重新站了起来。

  惊喜过后,站立起来的王俊景又常常为自己的残疾而自卑,并一度失去生活的信心。为帮助王俊景树立战胜残疾的信心,吴新芬不厌其烦地给他讲述英雄人物身残志坚的故事,鼓励他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。在吴新芬的鼓励下,王俊景终于走出了自卑,找回了自信,如今他不仅能自己开门、写字,还能用嘴咬住特制的小棒编发手机短信、操作电脑。

  2003年之后,在部队和地方党委政府的关心下,他们的生活有了很大改善,这时候他们想到的是如何更好地回报社会。从此,吴新芬在禹州市开通了“军嫂热线”,还在自己生活用的三轮摩托车上喷上“军嫂服务”字样,主动帮助军人、军属解决实际困难。今年8月,夫妇两人将部队捐献的10万元全部捐给安阳县铜冶镇学校,帮助贫困学子完成学业。

  吴新芬先后被西藏自治区党委授予“践行社会主义荣辱观的好军嫂”光荣称号,被河南省委、省政府、省军区评为“军民共建先进个人”。2007年荣获全国“五一劳动奖章”,并当选为党的十七大党代表。

 

助人为乐:裴春亮

        裴春亮,男,汉族,1970年3月出生,中共党员。现任河南省辉县市张村乡裴寨村委会主任。 

  一个人,出资3000万元,建设一个农民新村。做出这一惊人之举的,就是裴春亮。面对别人猜疑的目光,他的话掷地有声:“我今天虽然富起来了,但是不能忘记生我养我的裴寨村,不能忘记对我恩重如山的裴寨人。” 

  今年37岁的裴春亮,曾是一个饱受磨难的苦命娃。家中兄妹5人他最小,10岁之前几乎没有穿过鞋子。13岁那年,他辍学打工。16岁时,父亲去世了,家里穷得连棺材都买不起。是当时的村支书让人砍了两棵树,给他父亲做了棺材。乡亲们凑钱凑米,帮他安葬了父亲。在他家遇到种种不幸的时候,都是在乡亲们的帮助下渡过了难关,乡亲们的亲情在他幼小的心田里播下了感恩的种子。

  从修理电器起家,裴春亮办过商店,开过饭店、照相馆,如今已发展成为集饭店经营、机械铸造、矿业开采于一体的农民企业家,成了远近闻名的经济能人。

  2005年村委会换届选举,乡亲们把脱贫致富的希望寄托在裴春亮身上。这时的裴春亮已拥有多家企业,在县城买有房子,很少回村居住。即使这样,裴春亮在缺席的情况下仍以高票当选裴寨村村委会主任。“乡亲们的信任如千斤重担压在我的肩上,我必须得承担起这份责任。”上任后,他个人投资150多万元为村民安路灯、修道路、打水井、购买大型农机。对裴寨村考上高中、中专、大学的学生,他出钱给予2000元至1万元的奖励。1999年以来,裴春亮捐款380万元以上用于家乡修路、建学校以及医疗卫生、体育事业等,还救助了30个困难家庭、29名困难学生。

  由于经济基础差,裴寨村60%的村民住的是30多年前盖的土坯房。村东南部由于前几年开采煤矿,部分民房有不同程度的裂缝、沉陷现象。2006年初,经过深思熟虑,裴春亮作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决定:个人投资3000万元,把裴寨村村口的一座荒秃的山头推平,无偿为全村村民建造160栋两层小楼及学校、敬老院、体育场、卫生院等配套设施。

  规划、建设新村的同时,裴春亮还积极与外来客商洽谈投资,谋划发展工业企业,增强裴寨村自身“造血”功能,尽快让乡亲们脱贫致富。用他的话说:“可不能让老百姓住着新房子,过着穷日子。”

  如今,裴寨新村道路建设路基已经完成,一排排整齐的别墅式住宅楼拔地而起,一座座商业店铺主体工程已完工,投资80万元的自来水供水设施已建成,敬老院建设、园区绿化建设等配套设施建设已全面启动。由裴春亮多方引资、村民资源入股创办的投资4亿元、日生产能力4500吨的环保节能水泥厂正在建设之中。裴春亮“富而思源、富而思进”,他带着一颗感恩的心真情奉献社会,回报乡亲,带领群众大步迈向小康。

  2006年裴春亮被团中央等授予“中国十大杰出青年农民”称号。2007年,被中华慈善总会授予“中华慈善事业突出贡献奖”,并当选“爱心中国——中华慈善人物”。

 

助人为乐:乔文娟

 

        乔文娟,53岁,河南洛阳人。河南柴油机集团退休职工,现任《中国拥军网》站站长。

  30年来,乔文娟用自己的一腔赤诚爱国拥军,以她的行动谱写了一曲曲爱兵、知兵、育兵的动人篇章,赢得了万千军民的敬仰。

  1976年8月,乔文娟上街时被一辆载重拖拉机撞成重伤,生命垂危,是两名解放军战士将她送到医院,其中一位还为她献了血。解放军第150医院专门成立抢救组,将她从死神手中夺了回来。从那时起,乔文娟下定决心:此生一定要用实际行动报答亲人解放军。30年来,从“拥军姐姐”、“拥军嫂子”到“兵妈妈”,从“家庭兵站”到“心理咨询热线”、“拥军网站”,乔文娟把一腔挚爱献给部队建设,满腔热忱地为部队战士排忧解难。

  她以博大的爱心和无私的情怀,先后认下了186个“兵儿子”,被11个驻军连队聘为“编外指导员”。战士们亲切地称她为“兵妈妈”。在乔文娟的“兵儿子”中,有15个不幸身患绝症。为了照顾好这些“特殊的兵儿子”,她主动辞去河南柴油机集团公司经营部经理的职务,提前办了“内退”手续,用赤诚的关爱,把几名处在死神魔爪中的战士给拉了回来。“兵儿子”姜腾患急性粒细胞白血病住院后,乔文娟三天两头前去照料,帮他洗脚擦身。战士付军长患鼻咽癌,化疗期间厌食、恶心。乔文娟就做可口的饭菜,煨好鸡汤,送到医院,一口一口地喂他。小付思想上有包袱,乔文娟就耐心开导,要他面对现实,树立信心。在她的细心照料下,曾被医生宣布只能活3个月的付军长,竟奇迹般地康复了。出院那天,小付抱着乔妈妈失声痛哭:“没有妈妈神圣的爱,我的精神早垮了,哪会有今天!”某部身患白血病的战士蒋友清,是让乔文娟操心最多的“儿子”。为给蒋友清寻找骨髓配型,乔文娟拖着多病之躯,抱着“寻找十万分之一的希望”,行程1万多公里,先后到上海、北京、济南、深圳、香港等10多个城市,仅用过的面值百元IC卡就有27张,曾三次因疲劳过度而晕倒在大街上。经乔文娟多方奔走,终于在台湾找到了骨髓配型,使他重获新生。

  随着社会的发展,乔文娟越来越感到,只有紧跟时代步伐,紧扣战士思想脉搏,协助部队解决新时期青年官兵中不断出现的新情况、新问题,才能更好地提高“拥军效益”。1999年初,乔文娟率先在家里建起了河南省第一个免费“战士心理咨询热线”,2004年又自费创办了“中国拥军网”。她先后到部队作报告100余场,与1000多名战士当面或电话谈心,与2000多名战士进行书信交谈,帮助300多名大龄青年军人找到对象,给20多家企事业单位推荐了上千名退伍战士,受到各级党委、政府和广大官兵的高度称赞。

  2004年1月,乔文娟被国家民政部、人事部、解放军总政治部授予“全国爱国拥军模范”称号,同年,被全国妇联授予第四届全国“五好文明家庭”。